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红姐图库118开奖结果 >

网络文学发展现状:阅读付费下行IP交易上行?

  日前,作为网络小说龙头的阅文集团交出了2019上半年的成绩单。其半年报显示,阅文集团2019上半年实现总收入29.7亿元,同比增长30.1%;调整后净利润为3.9亿元,同比下降19.3%。

  2019年上半年,阅文集团在线%。自有平台产品在线年度公司在线%,今年上半年此项收入占比大幅减少,但仍为公司核心业务。

  值得一提是,阅文版权运营收入大增280.3%至12.2亿元,IP运营正有望成为阅文集团的全新驱动力。对于在线业务收入的下滑,阅文集团解释称,由于加强了对付费内容的审核和上架控制,导致了自有平台付费用户数的减少。

  事实上,阅文集团正在经历的并非是自己企业业绩的负增长,而是整个网文行业的一段阵痛期——目前线上阅读,尤其是线上文字阅读领域的发展已进入瓶颈期。

  “对于企业来讲,如果仅仅停留在阅读层面的话,成长性已经不足了。一些娱乐性较强的作品未来可能会因为审核不过关而被下架,加之网络文学作品的敏感词也会增多,这将会对网文阅读平台带来影响。”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有的开始月更,乃至停更;有的开始一心沉浸在自己世界里,写些小众题材从而泯然众人;有的则开始逃离,向影视化转型,只把写网文当作“祭奠”自己成名之路的副业。

  返本溯源,从公认的网络小说开山之作《第一次的亲密接触》算起,网络小说已经有20岁“高龄”了。回顾过往的20年,大概可以把过往涌现的一位位网络小说大神们分成至少两个大的代际。

  2003年起点中文网付费制度的确立是一条分界线,此前的网络小说创作大多带有消遣性质,加上当时互联网在内地的普及度还不高,以至于第一批在中国大陆写网络小说的其实都是一定意义上的精英分子,比如本科从北京大学毕业后,在美国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读研期间写下《此间的少年》和《九州·缥缈录》的杨治(笔名江南),再如写出《悟空传》《若星汉天空》的厦门大学的曾雨(笔名今何在)等等。

  这些早年间参与网络小说创作的大神们的作品,更像是一种传统文学作者在一片自留地中尽情表达,其中一方面充斥着当年流行的后现代主义式的风格元素,一方面也没有后来者们那种对强烈的对商业化市场的迎合。所以如今看来,这些作者其实也并不被视为所谓的网络作家,他们是目前受到网络小说市场变化影响最小的一批人。

  同时,他们也是离开网络小说领域,去经营自身IP最早的一批人。当然,很不幸的在于,影视行业好像也不怎么好,如果你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可以去看看江南的《上海堡垒》。

  2003年,起点中文网付费制度确立,随后对于很多人来说,写网络小说,成了一门糊口的生意。加上当时互联网开始在家家户户普及,阅读和写作的门槛都进一步下降,网络小说开始了其以市场为导向的时代。

  作者水准参差不齐,读者审美水平也不高,双方就那么凑活着过到了一起,导致的结果是,如果现在回过头来看看当初的所谓经典网络小说,去掉情感加成后简直不堪入目,比如唐家三少的《光之子》《狂神》,比如我吃西红柿的《星峰传说》《寸芒》乃至《星辰变》,再比如天蚕土豆的《魔兽剑圣异界纵横》。

  在这种作者和读者的磨合切磋和相互进步中,网络小说跨过了十多个年头,跨过了盛大文学鼎盛而衰,跨过了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崛起,跨过了IP时代大幕的拉开。

  这十多年带给网络小说本身的发展在于,第一,用户群体付费意识的确立和付费能力的提高;第二,网络小说写作套路和写作模式的形成和越来越深的写作套路,这种工业化的写作模式可以参见唐家三少的《斗罗大陆》系列,和天蚕土豆的《斗破苍穹》《武动乾坤》《大主宰》中的雷同设定比例。

  第三,随着老“书虫”的逐年增加和审美要求的不断上涨,一些作者开始尝试一种金庸古龙式的经典文学创作,或者尝试在现有的写作模式中加入更多现实的思考,前者可以参照《雪中悍刀行》,后者可以参照《修真四万年》《牧神记》。

  这种变化同时带来的副作用,也就是就是所谓的网络作者的迷失:很多网络的身份认同开始发生改变。一些人开始把自己认可为传统意义上的作家、乃至公知,开始不在乎市场中的受众,而只是一味的进行自己的表达,比如曾经开创“洪荒流”,写《佛本是道》《阳神》《圣王》的梦入神机,近年来开始沉迷自己的国术创作,影响力直线下降,再如起点老牌白金大神跳舞,和他的好友,流浪的蛤蟆,这两位大神每天在知乎回答问题指点江山的频率,比他们小说更新还频繁。

  另一些人则开始把自己当成纯粹的商人,比如南派三叔,比如唐家三少,作品基本都在依靠过往的IP的影响力,乏陈新意的吃着“老底儿”,自己的事业重心已经完全转到了对自己IP的销售和经营上了。

  还有一些人则要么江郎才尽,没有新的可以吸引人的作品,要么开始陷入创作的困顿,停更乃至月更。比如《完美世界》作者辰东的《圣墟》,上个月刚停更一段时间的耳根的《三寸人间》,再如异军突起的十里剑神所著的2016、2017年的现象级大作《重生之都市修仙》的戛然烂尾。

  要之,从作者们角度而言,不仅是线上文字阅读领域的发展已进入瓶颈期,他们自身对于内容创作能力和对网络小说创作的重视程度,也正在一种迷失中,进入一个绝地求生的瓶颈期。

  有一种经典的论断称,2G时代是文字的,3G时代是文字和图片的,4G时代是短视频。网络小说的风行,一定意义上的确可以视为是2G和3G时代的产物,当时的人们如果用手机上网消磨时光,局限于网速和高昂的流量费,文字内容无疑是最为经济的选择,而小说又是文字内容中最为常见的消遣品。

  这种状态最终被4G和全国范围的运营商降速所打破。抖音、快手和移动直播的风靡开始快速抢占网络小说的生存空间。

  一方面,相较于文字阅读时候的相对专注和沉浸,短视频的碎片化消费模式更适应现代生活;另一方面,短视频并不存在付费门槛,可以免费获得,并且对用户的受教育水平要求更低——你可能不认字而无法看网络小说,但是你不可能因为没上过学而看不懂短视频,所以短视频在下沉市场更有优势。

  于是,一些人开始试图用免费阅读来和短视频竞争,主打下沉市场。七猫小说、连尚读、番茄小说等免费阅读类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然而值得指出的是。免费阅读除了对抗“外敌”短视频外,也在引发行业的内耗,消耗原有的优质付费用户。阅文集团半年报显示,虽然月活跃用户从2.13亿人上涨到了2.17亿人,但是平均月付费用户却由去年同期的1070万人次下降至970万人,付费用户带来的的平均月收入也由24.4元/人下降至22.5元/人。

  同时就笔者个人感觉而言,经历了十多年的磨合期,刚刚有所提到的网络小说创作质量,也随着行业对于下沉市场的倾斜而再次降低,首先表现为主流网文市场中作品们的爽点、腐点、色情擦边球再次变得密集;其次则是遣词造句上的日渐庸俗和不通顺。

  在笔者个人看来,相较于如今一些所谓爆款网文和免费网文,曾经天蚕土豆被网友们玩成梗的那句“恐怖如斯”,都算是比较有文字素养的了,如今的很多网文读起来,简直是带着乡音的“乡村网文”,更有甚者还是“乡村色情网文”。

  但是平心而论,网络小说有低俗内容和敏感内容其实并不奇怪,甚至从源头上讲,网络小说就有这样的基因,然而当低俗内容真的大行其道的时候,新的外部压力就又来了。

  今年7月,国家新闻出版署约谈了包括阅文集团旗下起点中文网在内的12家企业,对近期发现的网络文学内容低俗问题,提出严肃批评,责令全面整改,要求相关单位立即下架存在问题的网络小说,停办征文活动,清理低俗宣传推介内容,健全内容把关机制。国家新闻出版署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国家新闻出版署将联合相关部门严肃查处存在低俗问题的网络文学企业,深入整治。

  据媒体报道,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结果刚刚团聚的一家话也没来!整改期间,起点中文网问题突出的“都市”频道“异术超能”栏目、“女生网”频道“N次元”栏目暂停更新7天,晋江文学城停止更新原创分站15天。

  事实上,被整改的内容也远不仅仅是色情低俗。从前几年火爆的都市文《我真是大明星》被禁止开始,一些涉及对现实内容改编扭曲的题材就开始敏感,而从最近《猛鬼收容所》的疑似被禁来看,涉及国家层面的恐怖神鬼题材似乎也开始变得危险。

  由此,考虑到外部监管力度对题材的限制、短视频的冲击,再加上行业内部免费阅读对下沉市场的迫切需要,大批量的工业化生产“乡村网文”似乎将成为一个不得已而为之的必然命题。

  标签:网络文学 ip 悟空传 完美世界 圣王 星辰变 此间的少年 星峰传说 雪中悍刀行 我真是大明星 狂神 若星汉天空 上海堡垒 修真四万年 猛鬼收容所 光之子 圣墟 三寸人间 现状 交易